苏长安

偶尔诈个尸_(:з」∠)_

【曦澄】不负遇见

☆江澄生贺文!祝我们江宗主生日快乐~


☆私设曦澄已经结为道侣,时间线在原著完结后

————————————————


十一月的莲花坞,已经没那么温暖了。


莲花早已经败了,只剩光秃秃的茎挺立在水中,这么一副景象,到让人想起了之前破败不堪,被温家强占之后的样子。


江澄倒是忘了。


他一心顾着江家,顾着金凌,早已没时间回顾自己从前那段狼狈的经历。


桌上的奏折不剩多少,他却也不知道批完奏折该干些什么。脑中却突然浮现了江家门生今天奇怪的样子,一个个都像是憋着什么问题,想问却还不敢。


是自己今天衣着有什么问题吗?


还是自己……今天做了什么令人发笑的事?


快到了用午膳的时间,他虽不惯和门生一起用餐,却也会去看看他们。几个在路上行走的门生看见江澄,都有些奇怪,嘀咕着什么:


“泽芜君……今天没有来?…………”


听到的断断续续,只听见什么“泽芜君”“今天”“重要日子”之类的词汇,也不知他们在讨论什么。


江澄独自用过了简单的午膳,和管家吩咐了一声,便独自去了祠堂。


他每个月都会来祠堂看一看,烧点香,简单打扫一下什么的。


有时候也会边扫边哭。


但没关系,那些都过去了,金凌现在做了金家家主,虽说金家那些老狐狸还是对着金凌虎视眈眈,起码有他这个舅舅在,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魏无羡也回来了,也和蓝忘机好好的。


而他自己,也有了蓝曦臣。


“爸……妈……我现在很好……”


“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魏婴他……他也回来了……”


“他过得也很好……你们不用担心……”


偌大的祠堂里只有江澄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声音,还有他偶尔的抽泣。他把几句话说的很慢,断断续续。


他怕自己一口气说出来后会哭出来。


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定了定神,正准备回去,却听见管家在祠堂外欣喜的喊:


“宗主!宗主!泽芜君来啦!”


他听后愣了一下,没想到蓝曦臣会来。


站起身来揉了揉眼眶,回道:


“你让他回我卧房等……”


他还没说完话,就听外面的管家又喊:


“宗主!我直接让泽芜君过来了!你们两个聊!我先回去了!”


江澄有点懵。


一个是自己还没说完话怎么平时怂的和条老狗一样的管家今天敢插我话?而且怎么我道侣来了你这么开心?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特么是你道侣呢……


另一个就是蓝曦臣来找他了。


今日也没什么特殊事啊,怎么就突然来找我了?


他和蓝曦臣虽结为道侣,却也一直各自安好,待在自己的地方,不常见面。总有那么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传些什么江晚吟与蓝曦臣夫夫关系不和,虽是不敢大肆宣扬,却也在修仙界传开了。


传到江澄耳朵里时,已经传成了“蓝曦臣不满江晚吟的火爆脾气另找新欢,夜里偷欢被江晚吟现场抓包棒打鸳鸯”。


他没表现出任何愤怒或是不满的意思,只是冷笑一声——


我自己的人,我还不清楚吗?需要你们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渣滓管?


不过这种没有来源的谎言不攻自破,次次清谈会上狂撒狗粮,人俩感情好着呢。


他们不常见面,主要原因是事务太过繁重,蓝曦臣要是想在繁多的事务中稍微喘息一下,去见见自己的宝贝道侣,还可以让自家叔父蓝启仁帮忙管管,江澄就不一样了。


他不仅要担心莲花坞这边出什么事,还要担心金家那帮老狐狸会不会对金凌做些什么,所以就算见面也是蓝曦臣偶尔来找他,算起来,江澄已经有几月没去过云深不知处了。


对于蓝曦臣没有提前告知他就来找他,江澄还是很惊喜的。


蓝曦臣走了进来。


“晚吟。”


一声晚吟,磁性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温柔,更多的是喜悦。


江澄虽站了起来,刚刚也揉了半天眼睛,眼眶却还是红的。


不知是见到蓝曦臣有些激动还是怎么,嗓子竟些沙哑,开了口把江澄自己也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来了……”


蓝曦臣看他红红的眼眶,不禁有些心疼。自家道侣作为一个宗主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未及二十岁便担起了宗主的职责,经历也是令人心酸。


越想越心疼,竟不由自主的抚上他的脸吻了吻那发红的眼眶。


倒是让怀里的人儿吓了一跳。


“蓝曦臣你干嘛!这还是在祠堂呢!”


蓝曦臣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还是在江家的祠堂,却也只能微微一笑带着歉意的说一句:


“没办法啊,你这样我实在是太心疼了,我想爹娘应该也不会生气的,毕竟爹娘也想找一个心疼你的人,对不对?”


听蓝曦臣这么一说,江澄竟然又有些想要落泪的感觉,却只能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把眼泪强憋回去。


“我们走吧。”


“晚吟和管家说一声吧,之后就和我回云深不知处吧。”


“什么?”


“我说,和我回云深不知处……”


“不行!我……我还有事没处理完……”


“管家都和我说了,晚吟是将事务都处理的差不多才来祠堂的,所以就乖乖和我回云深不知处吧,至少今天乖乖听我的,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吧。”


“……”


江澄此刻只想把管家拖出来然后打断腿。


没办法,江澄只能和蓝曦臣回云深不知处了,不过江澄这次并没有自己御剑,而是和蓝曦臣用同一把剑。


他站在前面,蓝曦臣在后面抱着他,两个人一起向云深不知处飞去。


江澄果不其然闹了个大红脸,蓝曦臣倒是笑的挺开心。


“晚吟,还记得吗?”


“嗯?什么?”


“我第一次这样抱你的时候,你还特别不乐意呢。”


活像只炸了毛的小猫,伸出自己没有一点攻击力甚至还有些可爱的小爪子挥舞。


蓝曦臣没有把后一句说出来。


他怕自己的小猫又害羞了。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就别提了……”






到了云深不知处,过路弟子皆是向他们敬爱的宗主和这个对他们虽是脾气不太好却刀子嘴豆腐心的主母问好。


蓝曦臣也一一应了,江澄也是点头示意。


两人回了寒室,蓝曦臣突然把江澄压在床上亲吻起来,慢慢解他的衣服,温存了一番。


(温存=开车,我给我自己一个嘴巴子我对不起你们,车什么的真的开不出来啊QAQ)


事后,江澄只想骂一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晚吟,生日快乐。”


江澄全然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竟有些惊讶,之后又笑出声来:


“瞧我记性多不好,连自己生日都给忘了。”


蓝曦臣爱抚着他的头发,轻声道


“不,晚吟你只是太久没给自己过生日了,你一心想着江家,想着金凌,甚至在你这颗疲惫不堪的心里还有我的位置,却独独忘了自己。”


江澄一愣。


是啊,自己有多久没有给自己庆祝生日了呢?


好像……很久以前了吧……


久到江澄忘了自己的生日,久到江澄忘了自己上一次过生日是什么时候。


“没关系的晚吟,那些伤痛都已经过去了,接下来还有我陪着你呢。”


“你以后的每个生日我都陪你。”


又是一个绵长的吻。


一吻过后,江澄的眼中有些湿润,颤着声说


“蓝涣……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们两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未来也会一直走下去的。


终是不负这遇见。


————————————————


祝我们的江宗主生日快乐!和蓝大百年好合!


我的渣文笔还请你们别嫌弃鸭QAQ


嗯……之前那篇不打不相识暂时删了……


打算重写,改动会大一些,设定不变。


最近在写澄澄生贺,所以这篇下周更。


感谢不嫌弃我的啊


【曦澄】日常小甜饼(02)

☆诶嘿嘿混更一发(被打)

☆最近在写生贺,所以就咕了(又被打)

——————————————

本章校园pa

这次月考,江澄数学考的特别惨。

江澄数学本就不好,再加上教数学的是老古板蓝启仁,他更是没心情听了。

真当他郁闷的时候,悦耳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江澄耳边:

“阿澄在想什么?是在想数学成绩吗?”

江澄这种傲娇绝对不会想要承认自己的弱点,只能别别扭扭的回了一句:

“没有。”

蓝曦臣笑了,眼神更加宠溺的看着江澄,语气更加温柔的说了一句:

“那……是在想我吗?”

江澄不经撩,直接羞红了脸。

“谁想你了!不要脸!你的雅正都喂狗了吗蓝曦臣!”

蓝曦臣听他这么说也不恼,又笑了笑说:

“我来帮你补习吧。”

两个人就在教室里坐着做题讲题,

明明很普通的画面,

却变得万分甜蜜。

————————

渣文笔求轻喷|ω•`)

【忘羡|曦澄】日常小甜饼(01)

☆瞎逼叨作品

☆我拖更我有罪,所以日常小甜饼赎罪(然而并没有卵用。

☆怎么说呢,我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东西,会脑补进忘羡和曦澄里,就有了这篇文吧

☆每一篇都很短(我还是对不起你们。

☆本篇现代paro
——————————————————

忘羡

魏无羡最近看上了一款手办。

他很纠结要不要买。

为什么呢?

魏无羡:
如果买女性角色手办,蓝二哥哥会吃醋。
如果买男性角色手办,蓝二哥哥会吃醋。

吃醋=加倍天天=腰疼

魏无羡突然后背发凉。

魏无羡:算了算了还是不买了。

蓝忘机看着自家媳妇一边看着手机一边露出犹豫的表情,甚是不解,向魏无羡的手机看去。

手办……

他最近好像挺想要这个的?

魏无羡好像做了决定,退出了淘x,顺便卸载了淘x。

魏无羡:我其实只是想眼不见心不烦而已。

蓝忘机:……是怕我吃醋吗?

蓝忘机默默记下了手办的名称,打开自己的淘x,买了下来。

魏无羡收到快递惊喜的样子让蓝忘机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同时魏无羡当天晚上自愿天天加倍。

曦澄

江澄最近看上了一款手办。

江澄人称江·勤俭持家·省吃俭用·反正就是很节约·澄,当然不会花那么多钱去买一个只能看不能吃(?)的手办。

然鹅他逛淘x的时候,让我们的蓝·宠妻狂魔·曦·澄澄最重要我要满足他所有愿望·臣看见了,就在晚上他们进行爱的运动时,蓝曦臣问了问:

“阿澄最近是想买手办吗?”

江澄似乎对他的问题有些惊讶,却也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嗯……是啊……啊~”

“为什么不买呢?”

“啊~唔……感觉……啊~太贵了点……嗯啊~也……没什么用……啊~”

“没关系的,只要是阿澄想要的,和我说就好。”

“我一定会满足你。”

“现在……先满足我吧……”

夜,还很长呢。

————————

对不起,我连段子都写的这么垃圾。

文笔垃圾更新速度垃圾我简直污染圈子。

今后努力改正。

点梗就这三个小可爱啦
@凤倾子  @初秋微凉  @今世晚吟人
至于点梗什么时候能写完就不知道了~

跟风来个置顶。

圈名苏长安,叫长安和安安都阔以ヾ(✿゚▽゚)ノ

爱好改昵称哈哈哈。

cp曦澄,忘羡,追凌可拆不逆

比较钟爱ABO向的文章~不喜者勿关(›´ω`‹ )

拖更患者。

欢迎催更吖,我爱评论ฅฅ*

就酱,爱你们(* ̄3 ̄)╭♡

【曦澄】蓝涣你给我滚过来

☆拖更这么久很抱歉……但是这几天真的没时间+卡文……

☆短小无脑小甜饼奉上,表打我就好……

☆现代paro~

——————————————————

01.

江澄又生气了。

蓝涣:宝宝很委屈非常委屈但宝宝不说

江澄:你特么还有脸说还不是因为你

02.

前一天晚上。

“呃……啊~蓝……涣……啊!你给我……下……下去……啊!”

“澄澄,乖,听话,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论“马上”是多久。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第二天,江澄的腰,卒。

03.
蓝涣躺在床上的一边,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卡姿兰大眼,看着一脸愤怒江澄。

江澄躺在床的另一边,装作非常生气的说:“蓝涣你给我滚过来!”

蓝涣真的滚过来了。

真的是滚。

滚过来之后干了些啥?

白日宣淫。

(蓝涣:星期六就是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

这么短小是我对不起你们……

有时间补回来吧……

长篇那个我不会弃坑的,有时间一定更。

【曦澄中秋活动】·夜半

☆虽说是中秋贺文其实也是文笔很渣的一篇文

☆私设曦澄在一起已经公开,ooc肯定有

☆绝对是糖请放心食用√(一开始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点虐)

——————————————

01.
月亮在天上高高的挂着。

孤独的挂着。

正如同蓝曦臣今天的心,孤独的思念着一个人。

02.
蓝曦臣和江澄,都是一宗之主。

对他们来说聚少离多仿佛才是常态。

平日里的分离再孤独,也没有阖家团圆的中秋节来的悲伤。

江澄几日前便告诉他近日莲花坞事务繁多,怕是中秋节处理不完,可能没办法见面。

蓝曦臣也懂,其实江澄就是在委婉的告诉他,他没办法来了。

虽然彼此互相理解,但心中还是忍不住失落。

这是为什么呢?蓝曦臣心里想。

03.
蓝曦臣和江澄刚在一起的时候,偶尔还会借着夜猎的借口见面,进入到老夫老妻的状态,更是聚少离多。

蓝家的作息十分规律,又是休息的时候了。

还是不要想了,睡觉吧。

可能睡觉了就不会继续想着他了。

蓝曦臣正准备更衣,却有门生来报:

“泽芜君!江宗主来了!说是有要事向商!”

“有要事相商吗……先请他去会客室等我吧……”

果然只是因为事务来找我的吗……

04.
“江宗主,别来无恙。”

“蓝曦臣你这是……生气了?”

“怎么会呢?”

蓝曦臣依旧是一脸微笑。

怎么看都表达着:我生气了我等你哄呢

江澄气笑了。

“怎么?蓝大宗主不请我去你的寒室坐坐吗?”

“晚吟……你不是说有要事相商吗……”

“咳,的确是有要事相商……”

“有什么事一定要去寒室商量?”

“当然有,比如……和蓝宗主谈情说爱。”

江澄刚刚说完,便扑进蓝曦臣怀里,抬起头就是一个吻落在了蓝曦臣的唇上。

“蓝涣……我来了……惊喜吗?”

“当然……”

又是一个吻。

一个绵长的吻。

蓝曦臣微微弯腰把江澄抱起来。

寒室满是暧昧的气息与动情的呻吟声。

————————————————————

我对不起你们我是真的不会开车QAQ

我知道文笔很烂但这至少是颗糖,

只要看着甜就好……

[曦澄]蓝曦臣,老子要和你分手

☆其实就是澄澄被蓝大☀ 的太多了不开心日常闹别扭而已(大声bb

☆别信标题这文就是个沙雕段子

☆现代pa
——————————

01.

是夜。

窗户因为主人的粗心大意而没有关,窗帘被风吹了起来,一丝月光照了进来。

床上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看向自己怀里的人,眼里满是宠溺。

他怀里的人已经没力气再去推开他,只是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蓝曦臣……我早晚要打断你的腿……”

那人只回了一句:

“睡吧,阿澄。”

02.

江澄第二天起来腰酸背痛。

想起昨晚蓝曦臣的种种,越发生气。

江澄:woc和他同居之后我还真是给他脸了敢这么对我

江澄做事雷厉风行,直接换好衣服出门给蓝曦臣打了个电话,刚刚接通,不等蓝曦臣回话,只留下一句:

“妈的蓝曦臣老子要和你分手”

没等蓝曦臣反应过来,江澄已经挂断电话了。

江澄哼着小曲儿,找他的发小魏无羡去了。

03.
魏无羡看见江澄,一点不惊讶,仿佛意料之中。

“呦,来啦。”

“嗯。”

“怎么?和蓝大哥吵架啦?”

“不,我和他分手了。”

“唉,分就分吧,反正我和二哥哥会好好的~”

“魏无羡你大爷!”

江澄正自己发着牢骚,魏无羡却一直拿着手机聊天。

“喂,魏无羡,你和谁聊天呢?”

“当然是我二哥哥啊~”

“秀恩爱,死的快。”

“我还有恩爱可秀,你都没得秀了,略略略~”

魏无羡其实没在和蓝忘机聊天。

他在和蓝曦臣说话。

蓝曦臣早就知道江澄会去找他这个弟媳,就等魏无羡回复,自己就可以去带媳妇回家啦~

04.
江澄腰酸背痛且昨晚运动过度导致睡眠不足。

直接倒在魏无羡床上。

以至于连蓝曦臣把他抱回家了都不知道。

蓝曦臣轻轻的把他放在副驾驶上,系上安全带。

轻声道:“澄澄啊……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05.
江澄晚上运动十分丰富。

以至于自己的腰又不好了。

————————————————
后续:
咳,当然没分手,只是澄澄闹别扭而已啦

我写的渣到爆,只是为了沙雕一发hhh

中秋贺文大概会有吧……

[曦澄|追凌]原来舅舅你也是个断袖

⭐ooc,非常ooc,oo到没有c

⭐曦澄&追凌,两个都有,但也都不多

⭐金凌视角

01.
金陵台。

金星雪浪开的正好,小金宗主正要翻墙。

金凌刚翻过去,就脚滑了。

“诶呦……”

揉了揉自己摔得惨兮兮的屁股,也顾不上疼,赶紧踩上剑御剑前往云深不知处。

自己心心念念的蓝思追因为那该死的蓝家家规不能随意出行,只能自己去找他了。

不能从正门走,被主管发现了告诉舅舅他就完了。

毕竟他还想保住自己的腿。

02.

云深不知处

远远便看到蓝思追在门口等着他,他一落地便扑进蓝思追怀里。

“哼,竟然敢让本宗主来找你,蓝思追你应当何罪?”

“阿凌若要惩罚我还是等等吧。”

“嗯?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刚刚……江宗主来了……我们还是先躲躲吧……”

说完蓝思追就带着金凌先回了他的卧室。

金凌十分震惊。

舅舅不是最讨厌蓝家人的吗?怎么会来蓝家?

半路上便看到了一紫一白两个身影,他们两个便躲到了一旁的树林里。

03.

两个身影紧紧相拥在一起。

其中一个率先开口。

“蓝曦臣你放开老子!!你不怕被人看到啊!!”

“晚吟不必担心,现在门生们都在上课,一会去我的寒室便好。”

“那你倒是走啊!!在这里腻歪什么!!”

“可是我忍不住了……只想抱抱你……”

蓝曦臣说完便吻上了江澄。

“唔……”

金凌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04.

蓝思追趁着两人相拥而吻,悄悄地扯着金凌,把他带到了另一条隐蔽的小路上。

“阿凌,这个符咒可以让你隐藏气息和身体,你一会就赶紧回去吧,我还有课,先走了。”

蓝思追匆匆忙忙的走了,留下了风中凌乱的金凌。

金凌看了看手里的符咒,正准备往大门走,却停下了脚步。

他为何不去看看自家舅舅呢?舅舅平时万般阻挠自己和蓝思追见面,自己竟然搞上了断袖。

哼哼我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反正他们也看不见我。

金凌悄悄的走了回去,两人还在吻着。

“晚吟,走吧。”

“走什么走我要回莲花坞了,你自己在这里独守空房吧,哼。”

江澄前脚刚迈出去一步,便被人拦腰抱起。

“晚吟几日前便于蓝某说好了,今日来陪我,怎么这就要走了?莫不是怕了蓝某?”

江澄面上一红,却还是反驳了一句:

“谁怕你了!!”

“不怕的话……那蓝某就不客气了……”

说完便径直向寒室走去。

05.

金凌自然也跟了去。

只不过金凌现在忍笑人的异常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家舅舅不仅断了袖还是下面的那个哈哈哈哈哈哈

金凌开始他听墙角的人生。

“蓝曦臣你他妈放开老子!!!”

“晚吟,别乱动……”

“你干什么!!”

“乖,听话……”

“你!唔……啊~”

之后便是自家舅舅的呻吟声。

金凌觉得自己快要笑疯了。

然而还是不敢出声。

不然腿就不用要了。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里面安静了。

金凌觉得自己也应该回去了,不然一会发现他就完蛋了。

然而蹲的太久腿麻了,只能慢慢起身。

突然,寒室的门开了。

他舅舅走出来了。

之后就是他舅舅的怒吼。

“金凌!!!你给我滚过来!!!”

woc我什么时候掉马了!!

先跑再说!!

————————————
后续:
金凌当然跑了,
他舅舅刚下床怎么跑的过他hhh

不过后来还是被威胁不许说出去不然会被打断腿。

金凌当然不会说出去。
因为这其实是个把柄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是一个辣鸡写手,
自己给自己产量,
错别字请见谅。